2019时时彩正规平台 > 保荐承销 >

科创板“保荐+跟投”制衡券商“一锤子买卖”

2019-08-03 18:57 来源: 震仪

  “保荐+跟投”制度制衡下,保荐机构难以只做“一锤子买卖”,投资收益更难言“一锤定音”。

  7月22日,科创板盛大开市。据统计,首批25家科创板上市企业承销及保荐费总计达18.82亿元,有14家保荐券商旗下另类投资子公司参与跟投,累计跟投13.74亿元。

  “保荐+跟投”制度制衡下,保荐机构难以只做“一锤子买卖”,投资收益更难言“一锤定音”。着眼长远,为了更好地发力科创板,券商将更为审慎地开展科创板项目评估,并协调投行与另类子公司、研究院等部门的利益,统筹做好收益分配。

  科创板首批25家企业于7月22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这25家企业背后的承销保荐费用“账单”情况如何?

  Wind数据统计,25家科创板上市企业承销及保荐费总计达18.82亿元,有14家券商参与保荐。其中,中信建投保荐家数最多,为5.5家(其中1家为联合保荐),华泰联合证券保荐3.5家(其中1家为联合保荐),中信证券(港股06030)保荐3家,中金公司(港股03908)、国信证券、海通证券(港股06837)各保荐2家,招商证券(港股06099)、兴业证券、申万宏源(港股06806)证券、南京证券、东兴证券、安信证券各保荐1家,华菁证券和国泰君安(港股02611)证券联合保荐1家。

  作为首批上市的“巨无霸”企业,中国通号(港股03969)抢下承销保荐费头筹。

  从承销及保荐费上看,Wind数据显示,中国通号募资总额105.3亿元,系募资总额最多;承销及保荐费用也最高,为1.49亿元,其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澜起科技承销及保荐费用最低,为3559.84万元。

  从费率方面来说,首批25家公司承销保荐费率均值为6.85%。承销保荐费用最高的公司,并非费率也最高。也就是说,对于保荐机构来说,个别项目存在“赔钱赚吆喝”的情况。

  譬如中国通号、澜起科技的承销保荐费率分别只有1.4%、1.27%,远低于上述25家公司的承销保荐费率均值,而且中国通号、澜起科技的承销保荐费率还在25家公司中垫底。

  科创板项目顺利IPO后,承销费用虽然到手,但保荐机构难言“落袋为安”。由于科创板采取“保荐+跟投”的制度安排,至少另类子公司投进去的钱还没有收回来。

  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与承销业务指引》,由券商另类投资子公司参与战略配售,跟投的比例为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2%-5%的股票,按照发行规模具体分为四档。

  据统计,对于首批25家科创板公司,14家保荐券商的另类投资子公司累计投入13.74亿元。其中,保荐企业家数最多的是中信建投证券(港股06066),跟投总金额达2.26亿元。

  科创板首秀当日,14家券商的另类投资子公司获得不菲投资浮盈。据统计,截至7月22日收盘,14家另类投资子公司获配的首批科创板上市股票市值合计高达32.41亿元,较此前按发行价计算的获配金额总额高出18.68亿元。

  跟投制度制约下,投行难以只做“一锤子买卖”。两年之后的股价如何变动,在保荐机构眼中看来,当下依然是悬而未决的事情。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保荐跟投制度是一种双重约束,除了纯粹的信用背书外,保荐机构还需要扎扎实实用真金白银来跟投,可有效制约保荐人参与信息造假等风险行为。在科创板跟投制度下,保荐机构有更强的驱动力,将企业的真实经营情况摸得清清楚楚,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投资者负责。”

  着眼长远,为了更好地发力科创板,做好科创板项目评估,与另类子公司、研究院等部门协同推进,便成为券商重要的案头议程。

  国金证券相关负责人张明(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科创板“保荐+跟投”的机制促使投行更加审慎地筛选项目,优中选优,从源头保证项目质量,把控风险。相较于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投行部门对于科创板IPO项目的立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立项申请材料上,我们要求将《符合科创板定位要求的专项说明》、《预计市值的分析报告》作为立项申请必备的材料之一,督促项目组在前期项目承揽过程中即做好项目企业科创属性的核查、判断和评估。在此过程中,也鼓励项目组加强与行业研究部、资本市场部的沟通协作。在立项决策程序上,加大了行业研究部门的介入,研究员事先开展项目企业和行业的分析研究,在立项会议上发表专业意见,并作为委员参与立项评估。”张明进一步表示。

  “在科创板项目评估方面,将借助公司金融研究院在行业和公司研究方面的专业,并协同相关部门做好质控和风控工作,选择真正拥有核心技术和创新能力的公司进行科创板股权融资服务,推动科创板项目顺利进行。”兴业证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此基础上,投行和另类子公司将分别从各自的角度对项目进行评估,一般来说,投行比较关注标的的合规、内控、盈利能力及其发展前景,另类子公司则关注标的估值。”

  目前,兴业证券科创板项目已完成发行一家,另外有两家已申报受理。据上述负责人透露,其他尚有数十家正在评估跟踪过程中,后期将根据项目成熟程度择机申报。

  科创板大背景下,对于投行、另类投资子公司、研究所、资本市场部等各方利益,券商如何协调?如何确定项目利润分配比例?

  关于投行与另类子公司之间,张明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从分工角度,各自独立研判项目是否符合科创板相关条件,决策的相对独立性使双方形成相互制衡;从合作角度,经过不同专业研究后判断项目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及审核要求;在合作与分工情况下,公司选择出的企业更符合国家战略、市场要求、科创板定位,符合公司利益最大化。

  张明认为,项目完成后,投行主要取得项目承销和保荐收入;项目的投资收益则主要归属于另类子公司,考虑到投行向另类子公司提供了项目投资资源,另类子公司可以根据其制度规定结合项目收益情况给予投行一定的收益分成。

  “研究所在投行科创板项目保荐承销过程中,参与了项目内核评估、投资价值研究、分析师路演推介等工作,在独立客观的基础上协助投行推进项目。在项目完成后,投行向研究所支付协作报酬。”张明分析称,“资本市场部在科创板项目发行定价过程中的作用较目前的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项目更大,对整个项目的贡献度提高,因此,公司会适当调整项目奖励在前、中后台间的分配比例。”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er.htm